|先鋒設計|

企鵝圖書藝術指導John Hamilton逝世!他曾點燃無數創意火花...

2019/06/19



1560928021842814.jpeg


作為全球最大的大眾出版集團,企鵝蘭登家喻戶曉,小企鵝的品牌形象也早已深入人心。相比起“Black Classics”系列的經典小黑書,“Penguin Essentials”文學系列沒有統一的設計風格,取而代之的是許多風雲人物的個性表達,以激進的態度引領了書籍裝幀設計。


而這一切都歸功於約翰·漢密爾頓(John Hamilton),企鵝蘭登的前藝術指導。如果沒有他,就不會有Banksy(英國街頭藝術家)和Shepard Fairey(美國塗鴉藝術家,OBEY創始人)設計的難能可貴的封面。


1560928137766684.jpeg


1560928150829647.jpeg


去年,英國Ditchling工藝美術博物館剛剛舉辦了“Penguin Essentials”20週年紀念展,由漢密爾頓從該系列中選取100本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展出。遺憾的是,漢密爾頓於上月去世,年僅55歲。謹以此文,回顧其令人敬佩的一生。


1560928276790495.jpeg

約翰·漢密爾頓 John Hamilton

攝影:Charlie Clift


漢密爾頓是一位插畫家和印刷業先驅。他於格拉斯哥藝術學院學習插畫,1997年以藝術指導身份加入企鵝蘭登。次年,他便將經典回爐再造,為“Penguin Essentials”小說選集系列的外觀設計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在20餘年的時光里,他曾指導數百本書籍的設計,並提攜眾多後輩,讓書籍以美麗、聰明且奪目的封面在世上流傳。


1560928398495489.jpeg1560928411296143.jpeg


1560928428962301.jpeg1560928442347373.jpeg

從左至右從上至下的封面設計師分別為:

Kyler Martz/UNGA (Broken Fingaz)

Roman Bittner/Rol Overwekk


1560928712212324.jpeg1560928731199901.jpeg


1560928757103783.jpeg1560928774584916.jpeg

至右從上至下的封面設計師分別為:

Georgia Hill/Nathan Burton

Maria Rivans/Geoff McFetridge


“Penguin Essentials”最初只計劃對10本書進行再設計,包括傑克·凱魯亞克的《在路上》和安東尼·伯吉斯的《發條橙》等20世紀的著作。漢密爾頓認為人們會非常樂意為這些經典文學量體裁衣。系列中的每一本書都由一位指定插畫師負責,他們帶來了風格迥異、極具現代感的封面設計。


1560928984342255.jpeg

在路上


1560929021766322.jpeg

發條橙


但漢密爾頓並不止步於此。他極大地拓寬了插畫的界限,納入了紋身藝術家和時尚設計師等跨界合作,甚至把Banksy也邀請來了。他這麼做是為了證明偉大的藝術設計並不是學院派和職業設計師的專利,無論是誰都能尋求創意。


Banksy為Nick Cave的處女作小說《And the Ass Saw the Angel》製作的封面是漢密爾頓最愛的作品。2003年,他找到Banksy的時候還沒有什麼人知道他,Banksy本人也幾乎不涉足商業項目。


1560929222503904.jpeg

Banksy for Nick Cave《And the Ass Saw the Angel》


你一定沒有發現,這個封面上的小企鵝和其他的不一樣——它在噴火——可以說是相當Banksy了。當時Banksy給他留言:“嘿約翰,試下這個玩笑怎麼樣?”漢密爾頓沒有把這個改動告訴任何人就讓大家簽名通過了。至今企鵝蘭登還保留著這個封面,有點幼稚,卻是漢密爾頓挑戰常規的最好證明。


1560929335801204.jpeg1560929353731862.jpeg


1560929372137555.jpeg1560929391360867.jpeg

從左至右從上至下的封面設計師分別為:

Gary Taxali/Dominique Holmes

David Foldvari/Cleon Peterson


1560929548720239.jpeg1560929563419594.jpeg


1560929582291113.jpeg1560929597269295.jpeg

至右從上至下的封面設計師分別為:

MadeInIndia/_DavidLoftus

Katherine Mcnaughton/Duncan X


漢密爾頓說:“回看企鵝過去做的設計,老實說我覺得有點枯燥無味、過於傳統。它們幾乎出自同一幫設計師,並沒有推動市場。年輕人想看的是雜誌、時尚、塗鴉和紋身藝術家,這就是我的靈感。”


另一位通過漢密爾頓引起人們關注的無名藝術家是Shepard Fairey,如今他已成為知名活動家和設計師,是奧巴馬“希望(Hope)”海報的作者。當年漢密爾頓委託Fairey為喬治·奧威爾的《1984》和《動物莊園》創作封面,作為“Penguin Essentials”系列外的獨立項目,讓Fairey的藝術家形象更加明晰。


1560929855385569.jpeg

Shepard Fairey for George Orwell《Animal Farm》


他認為書籍設計沒有一條一成不變的道路,每一次都可以大膽地嘗試完全不同的東西。他的作品類型豐富,跨越小說、紀實文學、歷史書籍、流行文化、傳記和烹飪書等。他總願意把創作空間留給他看好的藝術家、設計師、插畫家和攝影師。“他是一個天然會發現別人才能的人,並且他知道如何培養和鼓勵人才,”企鵝蘭登的總經理Jo Prior說,“是他把出版界以外更大的世界的人才帶進來的。”


1560929985819807.jpeg1560930000772263.jpeg


1560930018995567.jpeg1560930034769097.jpeg

從左至右從上至下的封面設計師分別為:

Christopher Worker/Chris Bentham

Attak/Mark Herald



經過了20年,“Penguin Essentials”系列依然充滿創意和活力。重生後的經典著作散髮著時間沈澱的魅力。去年漢密爾頓還透露他們正在做10本新書。這些作品會持續地影響著全球的年輕創意工作者,在世界各地的書架上閃閃發光。


1560930173937226.jpeg


Thank you.


R.I.P.


本文亦綜合Aimée McLaughlin所撰寫的採訪

https://www.designweek.co.uk/issues/1-7-january-2018/penguin-essentials-20-publisher-rewrote-rules-book-design/